韭黄—萌苏

我决定继续产粮了,干笑干笑

平安之刀4

*嘛,从可爱酱开始较为顺手点,试试手感吧(沉思)


4客人

嗯,稍微有点估计错误啊……

自认为自己身为女性,在记仇方面应当占据天然优势,可爱倒是没有料到,在她真正把记仇放在心里落在行动上之前,某把刀剑却是先展示了记仇的一面。


记仇什么呢?

大约记仇着:“不用了”与“我已经有刀了”这么两句话吧。

当然,该刀剑从没有承认过这一点。

仅仅是——

“叮叮”、“当当”连续不断的一阵交击声之后,占尽了“地利”优势的平安京本地付丧神鬼切,N度击退了异界付丧神鹤丸国永。

双方一致克制住了继续的动作,源氏的宝刀压制住了上翘的唇角,却不曾压制住熠熠生辉的眼眸,以及飞扬的音调:“啊呀,不好意...

审神者卷土重来2

*后面开始呢,就是正主在的时候缺根弦没开窍的审神者,因为“失去”从此不断美化记忆里的刀剑们,于是爱屋及乌怜爱上新生的刀剑们,然鹅呢,其实游子本来的刀剑根本就【没·死】——重点。

*拍桌狂笑.jpg

*这是一个怎样阴差阳错的故事呢……(远目)

*啊~我的坏心眼还没变,这真是太让我欣慰的一件事了(抹泪)~


2缺失,与重新开始


推开门,入眼的是与记忆中浮现而出的影像别无二致的,熟悉的本丸布局,熟悉的装潢,熟悉的……哦,有那么点陌生的刀剑。

游子随手打开了被整齐堆放在地板上的剑匣之一,缓缓拉出剑身,明亮如新的刀身反射出她光洁失真的倒影。

干净锋利,就像从未使用过...

审神者卷土重来1

*熄火熄得好久,得重新点火呢~笑

1归来的审神者

“……”保持着一脸空白地微笑半晌,游子抬起手掌,从额头一直抹到了下巴。
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甩了甩从脸上抹下的似乎没有洗净的风尘疲惫,笑容扩大了一分弧度,眼眸微眯,“嗯?我刚才似乎没有听清楚……”
游子掏了掏耳朵,笑容可鞠,却在出声的刹那,“磅”一声拍桌站起,咆哮了一发方言:“你说啥子玩意儿?!”

被拍桌声连同咆哮声吓了一大跳。
并不存在的冷汗从狐之助后脑一路滑向了脊背。
抖了抖微炸的毛发,幼狐耷着耳朵,后腿发软地谄笑着陪着小心:“这、这不是……那个……”
狐之助偷偷瞄了一眼已经面无表情地重新坐下的游子,继续陪笑:“您也知道的……那个,您失踪……”...

前段时间真的是兴趣不足也懒惰重症得不想再码字了,只打算当一个萌萌哒的读者呢。

不过由于心软倒是舍不得删掉自己之前写过的文,但是呢……

每次看lof舔本命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看到有同好们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掩面)

总有种良心在为此颤抖的感觉啊……

嘛,总之呢——

你好,产粮圈,我决定回来了(讪笑)

N周目的审神者与一周目的刀1

*这次倦怠期颇长呢~……几乎要真的熄火冷却了(¬_¬)
*不过好在我的方法还是有效的(^_−)☆——多女主果然比较方便提升新鲜感培养继续的热情哦的~
*( ̄︶ ̄)
*灵感来自于在jj扫榜时看到的一篇文[一周目的勇者与二周目的好感度]——我没看,但是题目让我心头一动想到了这个有趣的梗于是萌生了重新码字的欲望
*啊,其实这就是非常常见的重生梗来着呢~只能说看到这个标题的时机恰到好处吧~
*一如既往地:不黑时之政府,但是也不漂白谢谢。以及,审神者真名出道,神隐什么地——分情况哟~(阿五的注视.jpg)

1傻白甜的蠢货

“好的~您的本丸已经到了,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笑得憨态可掬,歪头看向了这位新来报道的实习...

亲爱的审神者们1-2+蝶梦1-4

*严格来说算是[黑晴子]和[平安之刀]的前传,算是那两篇前置的背景故事吧~拎出来晒一晒,没准我会继续写?~


【亲爱的审神者们】

1审神者聚会

《热烈祝贺时之政府第二届审神者大会圆满召开》


审神者走进会议厅,看了眼红色横幅以及会场布局,眼神顿时有些飘:

真熟悉的风格啊……


“因为来自华夏区的前主席成功蝉联了啊~”

会议桌旁某把椅子内有人答道。


啊?我感叹出来了吗?

审神者微红了把脸。


“没有哦~”还是那个女声,对方把座椅转了过来,仪态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的,是一位看上去既温柔又娇弱的美丽女性。

对方一只手搭在面颊一侧,另一只手拢在小腹前,坐姿不端却优雅迷人...

黑晴子特别忙1-3

1今天开始做阴阳师

黑晴明诞生的那一天,风和日丽、不,是月黑风高,阴风阵阵才对!

总之,反派的诞生不可能是个好天气的,这是规矩(正色)。

好吧,反正就是那么一天,一个时候,在草薙剑期待激动的注视中,黑晴明在阴气环绕里,诞生——


等等!那是什么?!

只见黑晴明脑袋上方的空间里突然打开了一道诡异不明的黑色孔洞,孔洞里一个发着白光的灵魂掉了出来,跟下面那个诞生中的黑色灵魂搅和在了一起。

见过阴阳鱼吗?

没错,他们搅和成了一只你追我我追你密不可分的圆球。


草薙剑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了:窝日啊!这还会是我想要的那个反派吗?!

然而,即使是主导引诱了这个仪式的草薙剑,到了这一步...

平安之刀1-3

1不顺利的开端

这算是政府的委托任务:在那个陌生的异世界中,寻找到第三位并请她回归。


找上自己的时候审神者可爱并不奇怪。

据说梨香拒绝离开她所在的世界;

第二位始终坐镇着后方;

第五位作为政府的“黑手套”依旧神秘莫测;

后四位至今下面的审神者们还是没有人选递补成功。

于是可选择的就寥寥无几了。


虽然说自己的世界依旧还在经营中,然而政府递来了她拒绝不了的“橄榄枝”:

“你不是向政府这里寻求灵力的高深应用和彻底净化三日月宗近的办法吗?”

第二位在通信影像里这么说道,“整个时之政府最强大高明的灵能力者,就是第三位。”


所以说,接下这个任务找到她,自然就可以得到自己想...

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10-11(完)

10我的黑本丸

那天一过,可爱酱就告别了。

虽然她很关心我,关心到借着游戏地借口给我跟自家刀剑“说说心里话”的机会,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会紧逼着我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妥当才会放手。

可爱酱呢,温柔体贴地同时,也不介意给予足够地信任:

信任着我一定能处理好自家的事情。

不管那是怎么处理地,只要我觉得已经解决了就可以。

体贴地尽力去理解着别人,适度地关心,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身上,这就是可爱酱了。

很可爱对不对~

嘛~不过有时候也很固执就是了……

不强迫别人接受她的想法,于是也坚持着不接受别人强迫过来的想法,除非她真地愿意。

可爱酱家的鹤丸啊~

咱也只能在这里给你遥远地——加把油...

新刀要来了(下)

*尝试了三十多次……[新刀要来了(上)]那章还是没办法发出来……冷漠…….

*我放弃了……暂时就这样吧……


2突发事件

“就、就是这样啦……”顶着一群付丧神们各异的眼神,狐之助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努力地缩了缩本来就已经很圆滚滚的小只身形,它眨了眨眼睛,让自己的神情看上去特别无辜:“因为政府下发了要求,审神者大人认真考虑之后,决定——”

所以你们看嘛~

第一是政府的要求啊,第二是审神者的考量——这些都跟我可怜无辜的传话筒狐之助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哦~!

狐之助努力安抚着自己后颈炸起来的毛发,声音越来越低:“……为了以后能和睦相处,就由大家来选出想...

谁能告诉我lof都有哪些敏感词吗……

焦头烂额……

总是提示“你提交的内容里有敏感词”——哪个是敏感词你倒是告诉我啊摔!

以前不是也发出去过吗?!

删了重发就变成敏感词了吗?!

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8-9

8这么任性的我

抚子死得很好笑吗?

我问了问自己。

挺好笑的不是吗~╮( •́ω•̀ )╭

我吃吃吃笑了起来。

真的特别好笑吗?

我忍不住又问了一下。

而这一次,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心中却是轻飘飘地,带着一种乘风归去无人能解的,高处不胜寒。

哪里好笑了喂~!Õ_Õ

然而这一点,我的这些刀剑们,是完全不懂我的。

我也没打算跟他们任何人谈心,随便放任他们在那里嘲笑我。

一直到了那一天——

可爱酱来做回访了。

*

“……看来你们的确谈过了?”可爱酱目送着我家的刀笑眯眯地走开腾给了我们私人空间,欣慰一笑,“关系融洽了不少啊。”

© 韭黄—萌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