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黄—萌苏

我决定继续产粮了,干笑干笑

只有刀剑的场合1-3(完)

1本丸之夜(上)

工作狂审神者的本丸里,即使审神者外出了,也当然依旧各有司职,闲暇时间最多的还是那些让审神者总觉得自己有“雇佣童工”之嫌的短刀们了。

因此这次的话题是从短刀们开始的:


浏览付丧神论坛中的乱藤四郎突然“咦”了一声,别过脸跟旁边的兄弟们说了句:“他们说今天是520耶!”


“520?520怎么了?”联机游戏中的后藤取下了虚拟眼镜,拍了拍一旁的秋田,“认输吧,你又败了!”


“真不甘心!”秋田哼了一声,取下眼镜瞪了一眼五虎退,“表里不一的家伙!”


这种“指责”就实在——五虎退羞涩地笑了一下,摸了摸头,细声细气道:“丧家之犬的吠声我是不听的哦。”


对于这群

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2-7

2来自本丸的召唤

“是的是的~!特别喜欢哦~!”我这么跟可爱酱说着,顺便比了个大大的心。

至于说什么:

场合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喂喂到底喜欢的是“鹤丸”还是喜欢的是“喜欢可爱的鹤丸”呢?

随便谁谁谁到底是随便谁谁谁啊喂!!

哎呀哎呀~这些都不是事儿嘛~!

最要紧的当然是——

“跟我换嘛跟我换嘛~!”我眨了眨眼睛,拉着可爱酱的胳膊摇了起来。

她嘴角抽了抽,满眼的好气又好笑,不过没说话。

感觉有门哦~⊙∀⊙

“拜托啦!我真的好想要鹤丸~!”我泪眼汪汪地双手合十恳求道。

可爱酱露出了困惑的眼神,食指抵住了嘴唇作思索状。

很好很好~再接再厉一把~(◦˙▽˙◦)~

“特·...

这样的狐之助5-11(完)

5客人

不过即使是大家都挺在意的跟审神者有关的流言蜚语,想要传播开来也是需要一个酝酿期的。

而在暗流涌动爆发出暗潮之前,往往当事人对此一无所知。

很奇怪吗?

并不奇怪,因为生活里还有更多需要关注的事物。

而且,审神者一直是一个对自家刀剑私下里的生活相当放纵宽容的主君,何况现在她有了吸引走她更多精力的恋人。


太郎已经去了三天了呢。

工作完成的审神者一边整理着面前的文件,一边陷入了思虑之中:三天都没有传来这一次净化完成的消息——三日月宗近那里,看来更严重了啊?

看来彻底的净化果然不是目前的我能够做到的事情呢……之前太自大了。


审神者惆怅了一下,指尖敲了敲桌面,唇线抿起下了...

愚人节+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1

[改变历史·外篇]今天真的是愚人节

这是很久之后的故事,那个时候,曾经非常善于逃跑神技的时短,已经在每日N架的磨练中,成长为了一个女汉子——并不是

是成长为了一个擅长先动手再动口的直率少女。

*

有什么不对的吗?

来来来,先让我砍一刀

砍死就是我对了

没砍死?

哦,没砍死我们再聊嘛~

——就是这个样子

*

这个故事发生在那一天:

我知道的,今天是个愚蠢的节日。

虽然我并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刀剑们到底知不知道如此西式的节日,但这不妨碍我秉持着最大的警惕心。

要知道对我来说,这里可完全不是什么安全的后方基地。

这里居然每天都有可能变成拆迁场你们知道吗!

摔...

问卷调查·可爱

问卷调查·第二期

1亲吻调查

随机一:【众目睽睽之下无缘无故给审神者一个吻,她会是怎样的反应?】


本期的记者狐之助(作者菌)摸出了一只签筒,短爪掏啊掏,掏出了一只纸签:“好啦,让我看看,这一次的被采访人是——”

“诶呀~”狐之助(作者菌)露出了一个纠结的惊讶表情,展开了签纸:可爱家的小夜左文字。

未成年啊……

狐之助(作者菌)摸了摸鼻子,怂了一下:要污染小学生么?这就有点……


不,你要这样想!

虽然外形是小学生,但其实已经有几百岁了亲!而且短刀们经常被贴身放置,对工口的围观经验可是比你这个家伙擅长的多的多的多!

而且!

不是想试试段子练习一下的吗!...

这样的狐之助1-4

1再挖一个温泉

自从转了正职审神者,曾经的联络员绑定成了本丸的专属狐之助之后,审神者常常会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然而狐之助工作很尽职尽责,至少大面上挑不出什么毛病,这令工作之外一向大度的审神者挺满意,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了错觉。

合作一直很愉快,直到——


本丸真实建设的时候,审神者考虑了不少。

毕竟是会生活工作都在这里的基地型建筑物,生活区绝对不能小,设施也得完备才行,更好的休闲才能更好的工作。

基于刀剑们的工作场地在外,本丸内除了必要的功能建筑,信奉劳逸结合的审神者并不介意给大家规划更大的生活空间。

初始资金虽然有限,但也建了棋牌室、茶室与游戏厅,除此之外,后院更是围起了一道温泉...

问卷调查·时短

*打秘宝之里反复地遇到了枪札(跪)的时候,突然萌生的梗

*来来,瞧一瞧笑得那么爽朗的敌枪嘴里那颗长长的獠牙、不,虎牙、也不对,犬齿……

*那么作者的问题就来了:


第一期·犬齿调查(始)


【问题一:暗堕刀剑的话会有那么长那么尖的犬齿吗?】

【问题二:正常的刀剑男士呢,犬齿有吗?长吗?】

【问题三:不只是枪组,其他组的呢?】


“……就是以上这样了。”本期特邀记者栗子合上了手里的问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还是目露期待地、坚决地,把问卷塞给了可爱和时短。

栗子眼神漂移了一下,挠了挠脸颊,很明显地红了红:“那么,作为被选拔出来的代表,还请你们好好调查一下,然后给...

今天也在努力改变历史11(完)

*为什么这章跟其他合在一起发会显示有敏感词汇……单发就不会呢……困惑……


11审神者时短

我禁不住好奇地盘腿坐下,趴在茶几上托腮问道:“呐~我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原因死了呢?”

老伯看了我一眼,眉头一扬,不答反问道:“你不相信么?”

我摇了摇头:“不会呀,我相信你说的。”

我不由笑了起来,并且发自内心地,觉得满心都是一种轻松与快活。

好像我等了那么久那么久,就是为了说出这句话一样:

“因为活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有种赚到了的感觉呢~”

不管是被杀死,被追杀,逃跑,装死,偷袭,耍赖……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么有趣,让我有种这样的活着真好的感觉。

“感觉?”老伯...

今天也在努力改变历史7-10

7战前

今天的我的本丸里,依旧养着一群猪头们。

我戴着反派专用版的黑色蒙脸布,躲躲闪闪地回到了我的卧室。

在自己的分基地也要打游击战真是够了!

一把摔下蒙脸布,我黑着脸看着黑狐之助:“到底决定好时间没?政府的效率还能更肉吗!我们这里很不满啊!”

这一次,被我催问了无数次的副官终于带回了好消息:“正派那里已经要开完会了,攻打时间就是后天。”

我挥了下拳,激动得热泪盈眶:就算会再次刷新出来也行,先把那群暗堕刀剑快点给我干掉!干掉!

然后黑狐之助问我:“要不要开战前动员会?安排一下防线?”

动员?动员什么?动员他们揍我吗?

防线?不!我军不要防线!放心打过来吧审神者们!

但是上级...

审神者不在家1-4(完)

1审神者去开会了(上)


那么,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烛台切光忠看着眼前几乎被拆掉了的三间活动室,以及或轻伤或中伤或者爆光了刀装的刀剑付丧神们,目无表情地抱住了胸。


事情的最开始起因是: 

这一天,审神者收到了政府的通知,似乎是要集结复数名审神者讨论对某座敌方本丸展开围剿事项。

而会出现敌方也有本丸,据说是时间溯行军方面出现了bug数据,该bug数据与审神者也有过接触的渊源。 

这是件大事,预测会讨论数天,而且敌方本丸根据探查也有能够维持理智的付丧神出没,因此审神者带走了近侍和部分付丧神一起与会。 

被带走的是太郎太刀,一期一振,鹤丸...

今天也在努力改变历史3-6

3反派也有本丸

赶到刚刚被扫荡过的大本营,不出意外地,我见到了那个人。

虽然说完全没有之前见过的那段记忆了,但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啊,是“历史修正主义者”。

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呢。

对方是个人类。

这是当然的啦,没看过那么多漫画小说二次元作品里面,反派的小兵和炮灰都是不成人形越丑越好,但是到了高级干部大魔王等级的,没有符合人类审美的美貌外形,绝对吃枣药丸!

“老板好!”我很乖巧地立正敬礼问好。

“老板?”对方嗤笑了一下,居高临下打量了我一番,“哦,也行吧。”

“老板”非常随和地跟我说:“我看了报告,你刺杀失败了两次对吧?”

我的心突然提了一下,虽然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打的小...

审神者失恋之后1-5(完)

1.1 失忆的审神者


审神者抿紧了唇,心中的忧虑让她在下唇咬出了一道白线。

略湿的黑发不曾束起,眼圈略有些浮肿,眉心蹙起,全不见平常干练爽快的模样。

她低下头,朝着面前端坐的一只可爱幼狐躬身道:“耽误了联络员您的时间实在很抱歉,不过我这里有件事情必须向上级汇报清楚,以免对上级的预期目标造成影响。”


“是吗?”幼狐眨了眨眼,困惑道,“是您遇上了什么困扰吗,审神者大人?之前您的成绩一直很出色,实习期结束之后留职的可能很大,是担心这个么?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审神者呼了口气,斟酌了一下言辞:“的确是意外事件。”

“是这样的联络员先生,”她迟疑了下,“请问您还记得今天的日期吗...

© 韭黄—萌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