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黄—萌苏

我决定继续产粮了,干笑干笑

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10-11(完)

10我的黑本丸

那天一过,可爱酱就告别了。

虽然她很关心我,关心到借着游戏地借口给我跟自家刀剑“说说心里话”的机会,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会紧逼着我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妥当才会放手。

可爱酱呢,温柔体贴地同时,也不介意给予足够地信任:

信任着我一定能处理好自家的事情。

不管那是怎么处理地,只要我觉得已经解决了就可以。

体贴地尽力去理解着别人,适度地关心,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身上,这就是可爱酱了。

很可爱对不对~

嘛~不过有时候也很固执就是了……

不强迫别人接受她的想法,于是也坚持着不接受别人强迫过来的想法,除非她真地愿意。

可爱酱家的鹤丸啊~

咱也只能在这里给你遥远地——加把油喽~!

上吧上吧~!

我等着看好戏、咳!并不……

撒~我没有在幸灾乐祸喜闻乐见哟~

真的没有嘛~!

*

话说可爱酱都没怎么陪我玩两天就这么走了啊……

不过也是哦。

毕竟嘛,她又不像我这样不把工作放在心上,而且她们家欣欣向荣地本丸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呢!

我可是一点都不羡慕哦!

那么心累……

大部分时间都被绑在工作上……

呜哇~!

想想就觉得——恐怖max啊!d(ŐдŐ๑)

只是算一算本丸的帐就已经让我一天比一天不想干、想逃跑了!

然而说起算账啊……

唔~都这么几天了,黑狐之助还没修好吗?

我收回了眺望的眼神,捅了捅石切丸——是的,只有我们两个来送别:“黑狐之助那里,有说需要修几天吗?”

石切丸的脸上,是如常地温和微笑,就连看我的眼神,也依旧平静如常::“应该快了,大约就是这几天。”

我下意识地抖动了两下,觉得这大夏天里,室外熏人的暖风吹得我身心颤抖。

嘛……怎么说呢……

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表明,但是直觉还是告诉我:石切丸是知道之前跟他“谈心”的人不是可爱酱而是我的。

Σ( ° △ °|||)︴

然而可怕也就可怕在这里了——

明明都“撕破脸”——并没有——了!我也戳穿他们的真面目了!

这家伙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笑出来?!

其他人也完全看不出来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对此,我只能表示:

本丸超黑的,千万别萌他们呀!

*

而关于我家的黑本丸和黑刀们——

隔天上午我在院内的樱树上玩倒吊秋千,玩体操单杠,玩仰卧起坐,玩倒立看世界……这么无聊地时候——真不好意思啊本丸以前就是这么穷什么娱乐设备都没建,倒过来的视野里,有把刀走了过来。

倒立看的话稍微有点看着恍惚啊……

一个翻身坐回了树干上荡着腿,我居高临下地看过去——

哦呀~

这不是我家的,鹤丸国永嘛~!

说起我家这个鹤丸啊,其实我挺有意见的呢~ε=(´ο`*)

一点也不像人家的鹤丸,沉迷惊吓审神者不可自拔——很多人都这么说;

也不像可爱酱家里的鹤丸,还知道制造惊喜,营造浪漫氛围,告白起来有风度,有诚恳,有耐心——唉~为什么我就遇不到这样既能陪我玩惊喜又能陪我玩浪漫的人呢~?

虽然平常看起来不明显——我也有少女心的好伐~!

比如我也很在意头发续不起来啊

被打脸了啊

偶尔也会想在本丸穿得靓丽点的呀

看到别人谈恋爱浓情蜜意也会很羡慕也想谈一谈的好嘛

……

哦哦,现在在说我家的鹤丸呀!

嘛,这家伙啊……他就是一个热衷于“偷袭审神者的一千种方式”——这样一个另类惊吓游戏的刺客版黑鹤而已!

虽然是黑鹤,不过并不是黑狩衣。

以及虽然经常热衷于花式袭杀审神者——也就是我,目前我们战绩不少,当然了都是我赢了,如果他有赢了的话我也很想知道会不会被真的袭杀——咦?有点好奇呀~要不要输一次试试……呃,我又跑题了……

总之今天到现在看起来黑鹤倒是很正常的样子。

嘛~忘记说了,除了热衷于偷袭审神者之外,我家的黑鹤也热衷于各种借口请假外出——我并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哟~我发四~!(。-`ω´-)

比如我们本丸周围方圆百里无人烟也无野兽什么地,也只是因为我们安置的地点本来就很荒僻而已~

比如原本跟我们本丸争夺附近矿产点的势力突然解散什么地,我想一定是他们分赃不均内讧了绝对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的~

是的是的~!

就是这样喵~ヾ(*ΦωΦ)ツ

我们本丸才不是什么附近势力嘴里的魔刀门呢——话说这什么鬼称呼?!哪个混蛋起的!我一定要灭他满门、咳咳,找他好好谈一谈心呀~! 

——总之,往事已经过去了,我们就表再提起来就是了。

( • ̀ω•́ )✧

*

而今天这次,黑鹤走到树下,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挺夸张地灿烂笑脸:“哟~主上,听说这次我出去玩的时候,你做了很大的事?”

“大~事~?”我甩了甩腿,斜了他一眼,哼笑道,“不存在的啦~!你听错了!”

谁知道那些家伙私底下怎么说我的!

我才懒得管哩~!——唔,话说要不要下回冒充谁去偷听偷听?冒充谁比较容易套到话还不会引起我家这些黑刀们警觉呢?

正当我再次思维发散沉迷于新一轮角色扮演主角筛选中时,突然就是一个警觉:“!”

我迅速地单手抓住身下的树干,身体一个后仰,就来了个360°旋转——

我重新坐稳后,给黑鹤投了一道无言地目光——Õ_Õ

我以为你这次改性了,原来没有是我错了啊……真抱歉居然把你往好处想了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地某个家伙,收刀回鞘,看了眼地上两只屐绳已经断开地木屐,笑嘻嘻道:“啊,失败了又~!”

我看了眼自己光秃秃地脚丫子——大夏天地穿什么袜子!不热吗?

抱起胸:“所以呢?”

你明目张胆地冒出来,然后明目张胆地“偷·袭”——这真的可以定义为偷袭吗喂——

“好莫名其妙啊?”我鼓了鼓颊,看着完全看不出战意地某人,扁了扁嘴问道,“真的不是来找打的吗你?”

“怎么会呢!”黑鹤露出了加倍莫名其妙地无辜眼神回望过来。

我不为所动地眨了眨眼睛:“哦,不找打你可以退下了。”

我一点都不想好奇你们这些黑刀谢谢Õ_Õ

黑鹤转了转眼珠,突然张开手:“嘛~主上要不要跳下来呢?保证接住你哟~!”

我:“……”

……嗯,我确定了,上次跟石切丸“谈心”完全没效果,这些家伙变本加厉了!

我甜甜地笑了一下:“好呀~阿鹤~!”

这么说的时候已经顺便手臂飞快地一撑,从天而降,落在了、不,一脚踹在了鹤丸的肚子上,落地~成功~!

“耶?你好像没接住啊?”我踩着某人的肚子,顺便踩了踩他的脸,扬眉笑道,“这可不行啊鹤丸,说话不算可是会让女生失望的哟~!”

鹤丸国永:“……”被连踹带踩——说、说不出话!

*

下午我又路过了维修中的卧室——今天上午黑鹤“偷袭”我最终失败被我踩于脚下,完了今天才回来并不清楚最近本丸“浪潮”地某人又“病”了一次,被我扔飞了进去砸坏的

看着进进出出的机械工兵,我恍惚地出神了一下:“咦?还有钱吗?”大树君投资了很多吗?

自从黑狐之助坏掉以来,偷懒的我,反正看着自己这么些天不在本丸也没山穷水尽刀剑们不是也干得有声有色嘛~——这样子

索性趁此机会把公务全部丢了出去,一点也没有重新接手回来的意思——所以这几天比以前更闲了呢~

嘛嘛~下次更有偷溜的借口了不是嘛~!

我窃笑着摸了摸下巴,正盘算着怎么攒私房钱——呼呼呼~是不是又该去三日月他们卧室里转一转、不,视察视察了呢~?

有些刀是不能随便惦记地——

“是~啊~”路过的三日月宗近停下脚步,冷笑了一声,抱起胸嗤道,“你家前夫对你念念不忘一直还在投资嘛!”

他看了眼机械工兵,皱起眉,又斜了我一眼,神情不快地嘲笑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对你念念不忘!你有什么优点吗!”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麻烦你就别喜欢我了行吗!

“没优点怎么了?”我翻了个死鱼眼,没好气怼了回去道,“我不是还能出卖肉体吗,所以他就随便我‘买买买’了啊!”

“哈?”三日月宗近瞪圆了眼睛,“出、出卖什么?!”

我顿时就被他一脸当真的样子搞乐了——明明号称本丸狂刀组老大,也是一把货真价实暗堕过的黑刀的,这种轻信的蠢朴程度——别的刀暗堕都是掉节操和掉三观,你是掉的智商吗?

我好笑地反问道“我随便说的你也信?出卖肉体能卖这么多钱——换了你你买呀?!”

然而这一次“掉智商”的三日月宗近毫不犹豫地接口道:“买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摸出了一只袋子,袋子里叮当作响。

三日月宗近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将钱袋递给了我,脸上神情平静而肯定:“给,我买了。”

我:“……”

被“愚者千虑”、“大愚若智”的某人卡着我的话堵了一把——

我动了动眉毛,不甚在意地接过钱袋看了看:哦,是政府在审神者中间发行的金币啊。

这种金币既能代替积分在万屋买东西,也能代替不方便联网或者私下交易的审神者们用作等价物,还是很珍贵坚挺地。

而付丧神们的薪水么,用这种他们熟悉的货币模式发放更容易让人接受。

所以——

哟~攒了不少啊这家伙!

“……”掂了掂,我撇了撇嘴,没好气地扯上收绳扔还给了他,“怎么可能卖这么便宜喂?!”

没再看他什么脸色,我扭过头,头也不回地快步走掉了。

因为我饿了么。

嗯,饿了!

“……”这家伙——!(¬_¬)

*

必须得说,三日月宗近打了一记挺正的直球——我还不至于连这点都不敢承认。

然而直球什么地,我倒不是可爱酱那样,对直球无能啦。

╮(︶﹏︶)╭

不过,我并不讨厌直球哦。

毕竟相比来说,直接的人,多余的心思大概也是最少的吧。

“……”我啃了口糯米团子。

嘛……⊙﹏⊙∥

这么一想,这家伙其实从头到尾一直很直接的啊!

“……”我舔了舔嘴角的糖霜。

嗯!看来他果然暗堕之后智商掉了不少——别人家的三日月宗近听说一个两个老奸巨猾地!

总不可能是净化地时候被我打坏脑子了吧?!

啊哈哈这怎么可能嘛!╮( •́ω•̀ )╭

“……”我垂下睫毛吹了吹糖白开的热水,吸溜了一口:不过脑子跟坏掉也没什么差别呀这家伙——

最起码,他眼睛肯定是坏掉了!

我扯了扯嘴角,嗤笑了一声:“笨·蛋一个。”

不过倒是蠢得挺清新脱俗的嘛现在看起来⊂[┐'_'┌]⊃





11黑狐之助与新任务

石切丸说是“这几天”,事实上一直到了他那么说过三天以后,黑狐之助才一只狐跑了回来。

完全没人管也没人去接,这种存在感和地位真的是——我微笑着淌下了一滴同情的眼泪。

然后突然想到:我回来的时候也是没人接耶?

啊哦……

╮(︶﹏︶)╭

不一样不一样好嘛~!

(摇手指)

我可不是真的没人接没人关心哦~!

君不见那一条条催我回来的未接通讯

当我回来后收到的“热烈欢迎”——全本丸一起上把我捆了一天

以及——

“给。”一期一振把放凉的糖白开递给了我。

我很自然地接了过去。

另一边的萤丸则有些犹豫地看了两眼自己面前的点心碟,指头小心地推了推,大约朝我推了两个指节:“呐……你少吃点哦。”

他叮嘱完,看着我不客气地伸手去拿,再次轻哼了一声,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女生不是都说少吃点的嘛!”

我一口咬掉了一半,扬眉瞥了他一眼,笑得有点解气:“男生不是都说不爱吃甜点的嘛~!”

是的,这两个家伙就是今天的,见鬼的,较真的,脑子有坑的,近侍。

(不开心)

*

为什么加上这么多前缀呢?

因为自从给我安排了近侍这么一星期以来,除了晚上肯定有人看着我睡觉,白天靠近本丸门口会被人拦下来之外,大白天的我们其实还是各干各的,从来不闲着没事跟我玩紧逼盯人的。

大家好歹也“同居”了一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呢?

我们的性格除却相互影响,在打闹中也都有了基本的了解——他们这些家伙一个两个其实都是很散漫很不爱遵守纪律呢~

这点倒是跟其他本丸那里规规矩矩恪守主从之别的听话刀剑们不一样啦。

所以我虽然口头上怼过抱怨过,实际上是不怎么在意他们有没有听命的。

不然呢?

当初那些刀剑但凡守规矩死脑筋的,首先被时间溯行军的清洗部队筛了一遍,其次又在暗堕期脑子混乱的时候相互厮杀吞噬筛了一遍,最后呢,被时间筛了最后一遍。

当我接手黑暗本丸的那个时候,时间其实已经赋予了他们之中不少人短暂挣脱头脑混沌的能力了,所以选择跟石切丸他们合作的我才接手的那么容易迅速嘛~!

啰嗦了这么多,总而言之就是——

你们两个今天脑子坏掉了吗要一直盯着我不放哎!

*

吃完喝完,我舒了口气,撇撇嘴鼓起脸颊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呀?”

看在你们这么用心地“服侍”本审神者的份上——

“说吧说吧~”我眨了眨眼睛,给了他们一个好脸色,“我保证认真听哟~!”

至于会不会认真做就——(冷漠)只要你们呆会圆润点滚开,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会考虑哒~

不管有没有听出我的敷衍和不耐烦,我家万刀丛中一点“直”——耿直、正直、笔直——因为退酱的关系跟我一直不太和睦又因为乱的关系不至于不和睦到闹矛盾的一期一振,略微犹迟疑了半秒,坦率地径直说道:“昨天我去中转站购买物资,见到别的审神者带着包丁路过——”

一期一“直”严肃地盯着我,仿佛生怕我没有听懂那样,重复道:“包丁藤四郎。”

我:“……”

一期一振还没有说完,一副回想地样子缓慢但执着地念了起来:“以前这里的生活不太稳定所以从来没有想过,其实,不止是包丁,还有信浓,还有后藤,还有……”

“停停停——!”我一脸无力地用力摆了摆手。

你这句话槽点不少好嘛!?

比如说什么叫生活不太稳定?

——我们稳定过吗?!三天一战两天一打地……

再比如你举的那几个例子——

是的,我知道我从来没锻过刀,你们这些家伙全是我接手黑暗本丸的时候跟本丸一起附赠的!当时直接就是满刀帐啦~!所以反正不缺刀我也懒得伸手去锻——而这么节省下来的资源结果全部用在了维修上面……

我也知道你说的什么“包丁”“信浓”“后藤”,这不都是本丸正式在现实世界建成以后,政府后来又搞的“积分换刀”活动——据说在虚拟世界里是什么“大阪地下城”活动里面新实装的新刀吗!

我还知道我们的积分从来都是“修修修”从来连点余额都不剩根本换不来任何一把刀所以我这里一把新刀都看不到——

我也非常坦率直接地回了一个微笑:“积分够吗?”

“可以用钱换。”一期一振显然有备而来。

我露出了震惊的“别闹”眼神:“你知不知道积分换钱是1:5,钱换积分是10:1吗?!”

“我知道。”一期一振面不改色地拎出了一只沉甸甸鼓囊囊的钱袋,手掌一松,钱袋就是“嘭”一声落在了我的面前,“钱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两眼发直地用力掂了掂,觉得自己差不多要疯掉了:

喂!

你们一个两个的……

想想三日月宗近随手扔给我的那只钱袋

再想想一期一振现在拿出来的这只大钱袋

我:“……”

○| ̄|_

感情发愁本丸没钱维修在偷溜逃跑的时候还幻想着本丸没钱你们一个两个都只能缩在角落里哀嚎忏悔——这只是我一个人的错觉吗?!

那么什么“审神者不供饭”于是闹出来的各种大架小架——也只是我一个人在较真了?!

所以我之所以只能搜刮到你们的饰品衣服什么地拿去卖小钱填我的私房——是因为你们其实知道只不过偷偷把钱藏了起来在看我笑话了是么……

忍耐着吐血三升的心情,我捂了把脸。

干得漂亮不是么(ㅍ_ㅍ)

透过指缝看着一期一振正直的神情——然而现在我完全看不出正直在哪里了!只能看到满脸都是“奸诈”两个大字!

一期一振眼神期待地问道:“所以?”

所以——

呵呵……

我按住了钱袋,只觉得一股黑气从后背腾地冒起,席卷了我的理智——但是我又觉得我再没有比现在更理智地时候了。

(冷漠):“天凉了,该查账了。”

某些寄生在本丸身上损公肥私的混蛋们——不查到你们破产算我输呀!

*

赶上了这个好时候回来的,就是黑狐之助了。

我看到它“嗖”地窜了进来,脚步一停看着一期一振和萤丸的脸色走了几步猫步,又飞快地划拉着短腿“嗖”地窜到了我的身后,短爪扒拉了下我的腿,露出了讨好的笑容:“领导~领导~小的回来了~”

哟~回来得很是时候嘛~

黑狐之助忽闪忽闪眨了几下眼睛,狐脸谄媚:“您是要查账吗?”

话说如果我真的想要查账的话黑狐之助可是必不可少的呢,毕竟本质上是机械生命——本丸的各种数据都有储存,可谓是账本大全哩。

然而呢——

我白了它一眼,瞥了眼面带微笑神情不变的一期一振,把那只钱袋扔了过去将黑狐之助砸了个人仰马翻:“查什么查?我很无聊吗?”

我哪有那个闲工夫把自己的时间继续浪费在数字地狱里好伐?

⊂[┐'_'┌]⊃

开个玩笑活跃下心情你懂不懂~?

哦,你当然不会懂了——

事实上如果黑狐之助没回来的话没准我还真的会“查账”——玩儿。

但是只是玩儿而已,较真就……(¬_¬)

而且我也是知道他们怎么攒到的钱的Õ_Õ

不就是我从来懒得管,所以有不少收入我都没理会他们做没做,也没要他们上交嘛~!

正常来说本丸里各种“外快”和“收入”都得上交一部分入公账的,否则哪来的钱?哪来的公库?

但是既然我最初就是懒得管,并不想把自己跟他们牵扯得太深——难道现在我就愿意加深羁绊了吗?

如果我只是玩一玩,他们大约也就是陪玩一下。

但是黑狐之助参与进来把这升级成了正经事——呵,我绝对相信最近得寸进尺的家伙们并不介意把事情进一步扩大化。

比如把各种鸡毛蒜皮却又不可或缺的细节小事通通交给审神者管理。

你要知道,很多时候,只是生人的话,别人是懒得理会你管你的。

没有爱,谁会对你斤斤计较?

没有感情,谁会耗费心力约束你?

无所谓的人,隐瞒了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吗?

我嗤了一声,露出了一个懒洋洋地笑脸,吩咐黑狐之助道:“你把钱换成积分,把本丸缺的藤四郎换过来吧~”

黑狐之助收起了钱袋,有些困惑地歪了歪脑袋:“是,领导~!”

我又看了眼一期一振和萤丸,笑道:“满意没有呢~?”

一期一振微微一笑:“我是很满意的。”

但是其他人就——

萤丸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拽了拽身子,提出了邀请:“一直坐着好无聊哎,要不要去活动一下呢?”

所以他只是个陪客罢了——

我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走吧~!”

于是这一轮明枪暗箭就这样过去了。

唉,当黑刀们的审神者,我也是很烦恼的好不好嘛~╮(︶﹏︶)╭

也许新刀多一点也是一件好事?

把本丸的黑刀比例给稀释掉——生活也能更简单愉快不要这么死脑细胞?

我不由有些期待起来。

*

黑狐之助的动作很快,下午就带了粟田口的几把新刀回来。

然而我的期待却没有能够成功——

刚刚唤醒的新刀

我亲自动手召唤出来的小短腿

还没有被这个黑本丸污染掉的纯洁无暇小可爱们

招呼都没能跟我打完,就被一拥而上的粟田口部队簇拥着跑远了。

我:“……”

我是老虎能把他们吃掉吗!

┴┴︵╰(‵□′)╯︵┴┴

“给我走!”我黑着脸冲着留下来道谢加道歉的一期一振指了指门口,“粟田口的最近我不想看见啦~!”

一期一振从善如流。

反正他其实跟我的关系也不怎么好,我想,其实他会做出那种试探肯定也是因为——

嗯,所以才说,我的刀呢,绝对不是因为单纯喜欢我,才想要挽留我,得到我的喜爱呢。

想了想三日月宗近那个笨蛋,我耸了耸肩,并不打算改变想法:是的,他们的大部分都不是因为单纯喜欢我,才希望我给予回应的。

一群黑刀,早已经忘记了,纯粹的喜欢是怎么回事吧?

我露出了一个有些不耐的笑脸。

哎呀哎呀,可我觉得有点没劲,有点不耐烦了怎么办呢~

再继续这么下去,没准我会,“真正”地,生气了哟~

那会是怎么样呢?

我突然有点期待起来了啊~

*

我并没有等来我的期待,反而等来了——

“耶?特殊任务啊?”我兴趣寥寥地哼哼了两声,脸色并不亲切,“不可以换别人吗?我对做任务没兴趣呐~”

对面人面不改色地说道:[第四位已经接下了,这次是组队任务。]

可爱酱嘛~

我稍微坐直了点,略有些兴致,却又无可无不可:“然后呢?”

对面继续补充说明:[目的地是一个还没有探明的异世界——]

“没·有·探·明”!

“异·世·界”!

( • ̀ω•́ )✧

“等等!”

我一下坐了起来,鼻子里喷出了两道气流,精神焕发地举起了手:“我去!请交给我吧~!”

“大丈夫,萌大奶~!”

[……]突然积极起来的我无疑让对方卡了一把,停了停,对面问道,[可能会是长期任务,所以政府这里,推荐你们每人带一把刀过去防身,你——]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好意。

[是免费的名额。]对方似乎以为有些“最穷本丸”“最穷审神者”之称的我很在意这点。

然而我再次出人意料地摆了摆手:“最近并不想看到我本丸的任何一把刀。”

“我的名额就让给可爱酱好啦~!”我义正言辞地挥手道,“反正不是组队的嘛~可爱酱带两把刀也算啦~!”

[……好吧。]政府最后同意了我的提议。

*

异世界

长期任务

跟可爱酱组队

每一点都:好~棒~~~!

我兴致满满地摸了摸下巴,期待无比起来。


审神者就是不爱自家刀(完)

评论(1)
热度(21)
© 韭黄—萌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