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黄—萌苏

我决定继续产粮了,干笑干笑

黑晴子特别忙1-3

1今天开始做阴阳师

黑晴明诞生的那一天,风和日丽、不,是月黑风高,阴风阵阵才对!

总之,反派的诞生不可能是个好天气的,这是规矩(正色)。

好吧,反正就是那么一天,一个时候,在草薙剑期待激动的注视中,黑晴明在阴气环绕里,诞生——


等等!那是什么?!

只见黑晴明脑袋上方的空间里突然打开了一道诡异不明的黑色孔洞,孔洞里一个发着白光的灵魂掉了出来,跟下面那个诞生中的黑色灵魂搅和在了一起。

见过阴阳鱼吗?

没错,他们搅和成了一只你追我我追你密不可分的圆球。


草薙剑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了:窝日啊!这还会是我想要的那个反派吗?!

然而,即使是主导引诱了这个仪式的草薙剑,到了这一步也插不进手了,只能目瞪狗呆地看着,以那只阴阳鱼一样的灵魂作内核,黑晴明的肉身重新生成了。

只是这生成的是个什么鬼啊摔!

草薙剑不想干了!

花了那么多精力跟心血——我要的是能帮手到我的黑晴明!不是谁知道心里怎么想从灵魂开始就变味了的黑晴子啊!!

没错,生成的肉身并不是跟阴阳师安倍晴明有着一样面孔只是彩妆瞎人眼的黑晴明,而是脸倒是一样,但是脸下面明显换了个性别的黑晴子——

天照我干你啊!!!

草薙剑发自内心地如此感慨道。

*

灵魂世界

黑晴明警惕戒备地盯着面前的少女,沉声道:“你是谁?”


“哎呦哎呦”少女还在抱着头呻吟,拧成一团的眉眼睁开条缝隙,瞥了眼黑晴明,没搭理他,自顾自囔囔着:“什么鬼定位传送啊!疼死我了……那家伙绝对是在阴谋报复!绝对是报复我!我看透他了!”

被无视的黑晴明捏紧了手里的蝙蝠扇,声音提高了一度:“你到底是什么人?!”

“传送水平真是烂透了!”少女又抱怨一声,揉了揉太阳穴,眉目间痛苦稍轻,叉腰环视起周围来。

只见黑漆漆的一片,连光线都寥寥,能够看清的竟然只有周围数米内的荒芜,跟站在那里的一个脸上涂着难看油彩的男青年。

少女一脚踢飞了一块石子,脸上露出了阴沉暴躁的神色:“这种水平也敢吹什么精准定位——精准个头啊!人呢!不是要找第三位吗,说什么已经捕捉到位置了,这儿哪有人哪有人嘛——”

少女怒指了一把黑晴明:“说!你是男是女!”


叫了半天一直被甩在一边置之不理,搭理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黑晴明手里的扇子发出了“咯吱”的声响,他额角的十字跳了跳,压抑着用平和的语调说道,“我是阴阳师安倍晴明,请问你是谁?”


“我嘛~”少女眉梢扬了扬,笑容展开了一半又突然停住了,皱眉道,“干嘛告诉你啊!”

她左右看了看,“咿——?”了一声,咧开嘴角哼笑道:“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呢?这儿不是意识面吗~你啊——”


少女的话语跟着一把短刀一起递到了黑晴明的眼前——


一言不合就开打,不宣而战擅长偷袭的我就是如此酷炫~


问:当一个法师,被一个战士近身,会如何?

答:有罩吗?没罩有传送吗?没传送能控制住她吗?什么?什么法术都没有准备?!……哦,那恭喜你完球了,法爷~


用刀鞘把对方敲成了傻叉的少女坐在扑街的黑晴明的背上,“呵呵呵呵呵”笑了一阵,自得道:“就你这种水平还跟我抢身体?想阴我?吃灰吧白痴!”

*

赢得了身体掌控权的少女刚一睁开眼睛,就听到了一个松了口气的阴冷声线:“……看来你醒了,灵魂没问题吧,黑晴明?”


黑晴明什么鬼?!


新鲜出炉的黑晴明用光速摸了把自己的胳膊腿屁股胸,两眼发直:我去这不是我的身体啊?!

我的身体去哪儿了!?

那可是我背着政府的债务才到手的定制肉身啊!!!

我才用了几年啊保修期都没过呢!


误解了她的举动跟眼神,草薙剑怀着一种隐藏得极好的深深同情,安慰道:“没关系的,女性的肉身跟阴气更搭,你的力量一定会更强大的!肉身什么的,皮囊而已,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嘛,黑晴明君!”


我就说明明灵魂是男人模样——制造身体的时候被我乱入搅局了么(冷漠)


“黑晴明”用一种让人发毛的眼神看了眼草薙剑,摸了摸自己的脸,“呵呵”了一声,环胸道:“麻烦叫我黑晴子,谢谢。”

我靠——

黑晴子摸了把胸,嘴角抿起露出了死鱼眼:男变女居然比我大——你有用么你!


草薙剑沉默了一阵子,对着这个似乎对变性适应良好的黑晴子,心中生出了一种油然的敬畏:不愧是八岐大人选中的人类……果然不一般啊!


不不不你搞错了——脑子构造不一般的是这个黑晴子,不是你们家的黑晴明相信我!


草薙剑压低了声音,口吻尊敬了不少:“那么,您打算现在先从哪里开始呢?”


黑晴子:喵喵喵???

开始什么鬼?

对不起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认识原来那个叫“黑晴什么”的白痴哦亲~


不过直觉告诉她,还是别在这种场合戳穿好了。

尤其当他们身后的那片黑暗里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做的不错,草薙,黑晴……子。”

对方卡了一下,但是那股空气里的压迫与危险感依旧稳如山岳。

“去吧。做到你承诺的东西,那么吾也会遵守那个承诺。”


并不知道承诺了什么鬼但是知道这会儿不能让人知道自己不知道——

黑晴子扯了扯自己凌乱的衣领,正色道:“嗯,不过得等我弄身衣服以后。”


八岐大蛇:……


草薙剑:……


玛德什么邪恶危险恐怖阴森的气氛都被你这句话破坏了啊摔!


不过的确是正事……


黑暗中冒出的灯泡大眼掠过黑晴子紧紧绷住了胸口的那身狩衣,眼珠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去吧……”


“我知道你们偷看了。”自己也看了一眼,觉得的确很显眼,但并不妨碍她给了草薙剑和八岐大蛇一个鄙视的眼神。


“……你等等。”灯泡大眼突然又开口。


黑晴子不由紧张了一小下:不会吧?难道已经发现不对了?我演技有那么差吗?


不过她很快就松了口气,因为对方的气息还是那么平静,只是突然又有话说而已。


“你去京都东边那里,找到八神姬。”灯泡大眼眨了眨,用一种深沉惆怅感慨的口吻道,“她会教你一些,你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比如,阴阳之理?”


阴阳之理什么鬼啊!

直接说变性不就好了!

这么感慨——你也变性了吗?!


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一语中的了。

“知道了。”黑晴子应了一声,转身朝着唯一的亮光处走去,离开了这个黑暗的地方。





2反派第一步

离开山洞——奇怪,为什么总觉得山洞最近出场率不低呢?

黑晴子摸摸下巴,回头看了眼洞口,眼角下撇,露出了死鱼眼:看来我又是反派阵营呢——为什么“又”是?

难道我就是反派命?

不不不,就算是也是卧底才对嘛!

先顶着反派的身体潜伏在这里跟正派对着干做一堆坏事捣乱玩,等到关键时刻再反水洗白收获一堆“原来是我误解你了”“原来你是好人”等等眼神——多戏剧性多好玩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黑晴子笑眯眯给自己比了个心,觉得这次真是来对了~!

不但暂时不用看到自家那些最近开始发神经的刀们,而且一来就有目测的好剧等着自己去演绎!

呜哇~我的演员之心在蠢蠢欲动哟~

“身在曹营心在汉”“我有苦衷我就是不说”这么些可以预见自编自导出来玩的狗血剧情~

好~棒~!


至于原来的身体什么的——

黑晴子——真·时之政府审神者第六位·搞事鬼·开心最好·我心飞翔就是不安分·时短表示:

欸嘿~毫无压力( • ̀ω•́ )✧


更何况这次又不是就她一个人来这里找那个跟时之政府玩“捉迷藏”的传说中世界第一的懒鬼,可爱酱也在哦~

经过之前的一月做客加深认识,时短绝对有理由也有信心相信:认真负责如可爱酱一个人就能把事情做好,而且也绝对不会弄丢自己的身体啦~


毫无所觉自己立下了一个flag,这里的黑晴子·时短并不知道,隔着一座平安京,可靠的依仗因为意外暂时昏睡,她的身体马上就要被其他人忽略丢弃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悲(xiang)伤(xiao)的故事呢~


而一无所知的黑晴子,还在这里兴致勃勃地盘算着自己反派的第一步该怎么走。


不过就算知道了,因为是时短,所以——

再欠政府债定制一个新身体怎么样?这次我要一米八的身高哟~(๑ºั╰╯ºั๑)!

或者——

咦?这个身体其实也不错嘛~御姐脸御姐身耶!没钱政府也不让欠债的话干脆就这个身体好啦,反正原主打不过我嘛~


死过一次侥幸得以重生的时短君表示:换身体就像换衣服啦,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对此认识不够并且因为弄丢了同伴身体而很自责的可爱:……Õ_Õ

*

“晴、晴明大人?!”


一道错愕的女声打断了黑晴子的畅想,抬头看去,她看到了一个——蓝精灵?

好吧,现在谁能告诉我,一个一头蓝发还掌握了“舞空术”这等神技的大胸美女,总之不是人类的生物——

重点:她是这个身体的熟人,但不是我的熟人(冷漠)

我该怎么办?


穿越小说告诉我们:装失忆吧。


(踩烂上排字)


后面山洞里面没冒头的幕后反派愿意出庭作证:她没失忆。


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么——呵呵呵呵呵~

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啦!


快速进入意识面又快速切了外界截图,黑晴子坐在黑晴明背上,摇醒了对方:“快快快!告诉我她是谁?”


“……”满头是包头晕目眩头疼欲裂

黑晴明揉了揉脑门,缓了一会儿,趴在地上憋气冷笑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你——”


“哚!”

懒得听人放狠话也放废话的黑晴子灿烂一笑,短刀已钉在了对方双腿之间。


黑晴明:“……”

Σ( ° △ °|||)︴


出身不低接触的也都是些贵族即使化身反派也很注意风度气质仪表——这里得解释下,彩妆不代表人家不注意仪表,只代表人家审美奇葩嘛╮(ˆ_ˆ)╭


黑晴明:《论刘邦为什么打败了项羽》

——因为他不要脸!(正色)


黑晴明嘴角抽搐了几下,瞥见黑晴子又拎出了一把短刀,表示自己从没见过如此不拘一格洒脱潇洒的人物(混混):“雪女,我的式神。比较蠢,很好糊弄。”


“谢谢哦~”黑晴子甜甜一笑,谢完笑完就又一次把黑晴明敲晕了,晕了,了……


(冷酷)你已经没用了你造吗?


欸嘿~我是不是特别有反派范儿了呢~(〃'▽'〃)

*

雪女跟黑晴明说的一样好糊弄,只是跟她说出了点意外,她就自己脑补了前因后果顺便因为觉得“晴明大人、不,黑晴子大人突然男变女心情一定很复杂很受打击就算改了名字又性情大变什么的也很正常”等等

——对黑晴子的各种没常识统一保持着“慈祥”的关爱目光。


也是哦,人家是妖怪嘛,年龄的确比黑晴明大啊。


买了这世界的衣服买了这世界的玩具买了这里的风味小吃,坐在雪女打扫干净的某块石头上,黑晴子咬了口烤鱼,边看景边发呆。


雪女捧着碗在黑晴子指导下制造出来的水果冰沙侍立一旁,笑得心满意足:给晴明大人买衣服买玩具买吃的……唔,这种感觉真奇怪呢~


画外音:是不是有种养孩子的成就感?


雪女(恍然大悟):没错没错!好像是有这种感觉啊!


画外音(掩面):太可怜了我这有个山寨芭比送你了——


[删除]很久很久之后,雪女成了养成游戏的忠粉。[删除]

*

晚风一吹,黑晴子抖了一下。


雪女扔开冰沙迅速地给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还没从看景(发呆)中回神的黑晴子懵逼地摸着一手的毛领子,眨眨眼,眼睛湿润了。


(指)看看别人家的式神!

(怒指)再看看你们这些口口声声叫着“主上”的付丧神!!

(打滚)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要做审神者了我要做阴阳师!!

(拜拜)别了我的原世界!我也要学习第三位乐不思蜀了!债见!!


“您怎么了?”雪女关切地问道,“风沙迷了眼睛了吗?”


黑晴子吸了吸鼻子,握住了雪女的手:“你会一辈子对我这么好吗?”


“当然,我是您的式神啊。”雪女笑道。


黑晴子:不管啦!我就是要做阴阳师!审神者去死吧!

*

下了“决心”好好做一个反派的黑晴子终于想到了自己的反派第一步:


站起身,黑晴子抬臂一指:“走吧!我们先去京都东面,找那个什么八神姬!”


其实那是南边……

算了,引路的时候绕个弯现在的黑晴子大人也不会发现的。

“是,黑晴子大人。”雪女恭敬道,眼神又同情又怜悯:黑晴子大人受到的打击真是太大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在你陌生的地图装b←_←

*

黑晴子本来以为那个一看就是超级反派幕后黑手的灯泡大眼提到的什么“八神姬”会很难找。

毕竟反派么——你的名字叫做神秘主义者——大部分在跳出来之前一个赛一个地喜欢窝在犄角旮旯里玩弄着阴谋诡计。

(正经脸)不神秘不搞阴谋不玩弄正派那还叫反派吗?!


作为一个换了阵营的前反派,黑晴子对于刚出了城穿过一道小树林就听到的那一声声嘶力竭的愤怒大喝:

“酒吞童子你给我滚!给我滚——啊!!你当我八神姬就好欺负了吗?!”


黑晴子:“……”

真好找啊_(:зゝ∠)_

(给跪)


望着前面不远处随后扬起的滚滚黑烟——

黑晴子手搭凉棚,向后一伸手。


雪女递上了一杯冰镇果汁。


美滋滋地喝了一口,黑晴子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着急去找什么八神姬。

看戏

看戏要紧~

虽然说远了点儿,可胜在肯定不会被卷进去嘛~

谁知道被八神姬看到了之后万一她喊出了召唤语“过来帮忙”——我是不帮呢?还是不帮呢?

管闲事太多会变成小狗的嘛~


最重要的是:黑晴明跟八神姬是一伙的,黑晴子可还没准呢。


跟酒吞童子打得满肚子火气的八神姬表示:复活!我要复活!!复活了老子要弄死蝶姬啊啊啊啊啊啊啊!!!





3前路茫茫

黑灯瞎火地在荒郊野外喝冷饮,好像确实有点太凉了吧?

黑晴子又喝了两口,不太满意地伸手又跟雪女叫了酒。


之前买了一大堆杂物并且不知道藏在了哪个地方的雪女继续递东西。


酒+果汁不就≈果酒嘛~

随意调和了几下,抿了几口,觉得还算能入口,黑晴子悠哉游哉地继续边喝边看戏起来。


这种时候,就该@下爆米花的。

尤其是前面那里烟尘滚滚,看着就更让她容易联想起自家本丸里那台老到不能更老的老式手摇爆米花机了。

贫穷如我,连电动式都用不起——╥﹏╥


算了,那种事都习惯了,还想它干什么嘛~

惆怅忧郁了两秒,黑晴子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的黑晴子。

不过,活蹦乱跳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在雪女面前,她已经足够克制了。

就算有性情大变的借口,也不能一点原来的痕迹都不见吧?

比如黑晴明一开始那副矜持风雅(装腔作势)的模样——黑晴子挑了挑眉,觉得自己挺眼熟,也挺讨厌这种作派的。

至于为什么?

嘿,肯定又是跟过去的记忆有关吧?

还是那句话,知道就行了,想它干什么呢~


我活泼好动,我死皮赖脸,我无耻卑鄙——怎么觉得反而有点骄傲呢?

好吧,不过我想说的是——


黑晴子撩了把这副身体的及臀黑长直,丝滑的触感和简直能一梳到底的柔顺,让她默默在心底含了两泡泪:

短发怎么了?留着短发是我喜欢吗?——好吧我还算喜欢吧打架方便么

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一颗“长发及腰”的少女心啊!

现在好了,换个身体,一本满足。

nice~


一边心里放飞着自我,另一边至少表面上,黑·演技派·晴子还是颇能迷惑人的。

无论是将杯盏递还给雪女,从她手中接过檀纸把长发一丝不苟地扎起。

还是取下腰间悬挂的蝙蝠扇,不紧不慢地在掌中轻轻敲击了两下。

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自若,与自然而然挺直起来的脊背,无一不与初见时的黑晴明相似到了极点。

别忘了哟~抚子虽然死得蠢了点,但生前可是个货真价实大小姐呀~

所以直到如今,任谁也没有怀疑这具身体里换了灵魂。


早在很久之前就有过提起刀伪装成付丧神刺杀审神者的不少成功案例,灵力天赋就是模仿他人的灵力波动固然是一大利器,装乖耍赖不喜欢动脑子的时短君,可一直都有强调:“我的演技之心蠢蠢欲动~”、“演技派如我”呢~

我不喜欢动脑子,我说我没有脑子,可这都不代表,我真的就没有啊~


高贵优雅的阴阳师黑晴子,悠然地展开扇面,半掩唇角,微微一笑:“走吧,我看她们好像打完了呢~”

至于她心里在想着些什么:这个扇子要不要改造一下呢?太脆弱了吧,完全不能拿来当刀用呐~

这就完全不需要被外人知道了。

*

走过折得七零八落的树木草丛,被什么碾压过了一遍又一遍的草地,朝着八神姬那间可以望见的木屋前进的黑晴子,跟着一名非主流迎面而过。


“嗯?”

留着非主流扫帚头的妖怪鼻翼动了动,脚下一顿,伸手按向了黑晴子的肩头:“喂!”


脚尖一旋躲过去了这一按的黑晴子面不改色,继续敲着扇子边走边琢磨:该用什么材料好呢?这个世界的材料还没有接触过啊,政府那里的死抠门也不可能为了一把短刀的材料给我再开一次虫洞啦。好麻烦啊~


“嘿~有趣!”

刚刚打了一架依旧热血未消地妖怪的脸上浮现了饶有兴致与跃跃欲试的笑容。

正待他要继续出手,“呼”,一捧冷风吹了他一脸,给他的热血沸腾很好地降了把温。


从后跟过来的雪女冷着脸,转手掏了壶酒扔了过去,目不斜视地跟着擦肩而过:“酒吞童子大人,麻烦让让。”


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接过了酒壶的酒吞童子:“……”

这不是那个谁谁谁的式神?

换阴阳师了?


的确让开了路——已经被擦肩而过了还让什么让——但是不妨碍酒吞童子收了酒也没走,反而追了上去:“等等,我问你——”


前面横了一堵“拦路墙”的黑晴子的确不能再一次视若无睹了,眉梢一挑,“啪”地打开了扇子,半遮在面前:“放!”

有话说有那啥……你懂得~←_←

欺负两个一脸懵逼的妖怪不懂得这种暗语的黑晴子心里暗爽着狂笑了两声,心情不错地唇角一勾,轻笑道:“问什么?说说看。”


“……”

本来的问句被咽了回去,酒吞童子犹豫了下:反正那也不重要。

被阴阳师沉静如夜的黑眸盯着,他沉默了半晌,举起了手里的酒壶:“下次请你喝。”


黑晴子:“……”

我好气哦可是我还在演员模式中不能太OOC……

我能骂他智障吗?

滚蛋啊白痴谁要你请了你以为这是“这次你请我下次我请你”吗?

我认识你跟你很熟吗?!


然而不管心里如何地被羊驼们碾过一遍又一遍,敬业演员奖获得者黑晴子捏了捏扇骨,还是忍下了把扇子摔对方一脸的冲动。

黑晴子嘴角抽了抽,一个转向:“借过。”

又一次擦肩而过,擦肩而过,而过……


这次没有意外发生,不过走出了十米开外,黑晴子耳朵动了动,虚起了眼问道:“你听到什么了吗?”


一样虚起了眼的雪女冷着脸斩钉截铁地表示:“没有,那只是幻听!”


比如有个色狼在后面嘀咕什么“身材挺不错脸也挺不错”之类的——幻听!绝对是幻听!

*

托之前那一架刚过去的福,八神姬栖身的小木屋摇摇欲坠着已经塌了一半,反正是已经不能待了。

因此当黑晴子走近时,远远就在屋前的草地上,看到了一站一跪坐的两名女子。


站着的那人身姿高挑丰满,手握一柄短杖,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眉眼低垂间有种温柔的妩媚。


而跪坐者则正扶着一块石头,低头按着胸口,死命地一阵咳嗽喘息着,批散开的黑发垂下,发丝间隐约能窥见苍白病态的肤色与额角洇开的汗渍。


嗯……

所以,到底八神姬是哪个呢?弄错了会不会很尴尬?

按理来说刚打过架地上那个更像啦,而且现在也很流行病弱系BOSS这种反差萌。

但是呢,既然是BOSS,打架的时候也能保持衣衫整齐发型不乱脸不红气不喘地这个也是基本技啊,又不是跟主角的最后一战被打翻了。所以站着的这个也很有范儿啊~


黑晴子驻足不前,摸了摸扇子,有种再进一次意识面弄醒黑晴明继续问的冲动。

不过念头一转她还是放弃了:挨揍多了人是可能会被打失忆的,而且就算没有打失忆万一揍多了对方产生了抗性,总是争夺身体什么地……多耽误时间啊~

好吧,实话是她对风度翩翩(装腔作势)的家伙不·感·冒!或者说看着就来气,相比来说甚至自家的狂刀也更让她好感多一点。


犹豫的功夫里,对面站着的美人不紧不慢地抬眼看了黑晴子一眼,又神情不动地重新低眉了下去,毫无反应。


反倒是抚胸的女子好不容易咳嗽完,喘了两声,抬起头,瞧着温文娇弱的脸庞上,却露出了一双冰冷的眼神,压着嗓音沉声道:“你来了。”


黑晴子手里的扇子“嘎吱”响了一声,一脸平静淡定地微微一笑:“嗯,我来了。”


好吧,现在谁能告诉我:

(指)这张脸——八神姬

(再指)跟这张脸——临行前时之政府发下来的要找的人的照片

为什么我觉得虽然一个眼神超~冷,一个懒洋洋地半睁着眼——这两个人看着就是一个人呢?!

还有她右手腕那里露出来的那颗黑痣,只是单纯的长得像,没可能连痣都巧合长在同一个地方吧?


万万没想到我会效率这么快吧政府的蠢货们(¬_¬)

不不不我不是不急着回去吗干嘛要报告?( • ̀ω•́ )✧

我的天啊第三位在这里当起了BOSS玩得很开心嘛~(*゚ロ゚)!!

不过不是说她是超级懒鬼吗怎么看着像是性情大变的模样——等等,为什么这种桥段有点熟呢?


黑晴子摸了摸鼻子,觉得这种“外表一样但是性情大变”的桥段不但熟,而且——不就跟她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么……

嗯,光报告找到身体什么地,政府肯定不会认账就这么任务完结下发奖励的吧……

算了,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去嘛~


这么想着,她自己喂了自己一颗定心丸“不是我不报告而是我连身体带联络器都弄丢了跟本部失联了嘛~”,继续当起了她的黑晴子,站等着BOSS“训话”。


至于说为什么她这么乖:

想想方圆那些被之前的一架碾压得死不瞑目的草木,想想之前那股冲天的黑烟——

黑晴子借着把玩扇子的动作,瞄了眼自己现在这双纤细削白没有一点茧子的嫩爪,还有手里这把看上去用点力气就能捏断既不坚固也不锋利的蝙蝠扇。


灵力虽然已经能模仿别人的波动了,但是其实还在适应期呢毕竟刚换了个新世界。

而且新身体也得磨合磨合嘛~

现在这个时段就反水的话,连BOSS的皮都没办法破防吧?虽然看上去这个BOSS貌似正在大招后的虚弱阶段?

再说连正派长什么模样是什么性格都还没见过呢,如果长得特别挫很让我看不顺眼的话——那我就不反水啦~欸嘿~(*¯︶¯*)~

*

练就了一身开会专用的“嗯嗯啊啊”附和功夫的黑晴子,直到回神过来,也没被对面两个人发现她其实走神了十万八千里。

只不过,黑晴子突然发现,在她走神的这么一段短短时间里,八神姬跟那个美人——似乎自我介绍叫做“八百比丘尼”的对话居然已经进入了一个她匪夷所思的范围里了……


八神姬眯起眼睛,缓缓道:“……据我所知,酒吞童子喜欢的是美艳型的。”

她森冷的黑眸转动着,在黑晴子和八百比丘尼的身上掠过。


一旁跪坐的八百比丘尼一脸遗憾(庆幸)地轻笑了一声,柔声道:“您也看到了,之前酒吞童子大人刚来的时候可看都没看我一眼啊。”


黑晴子:………………

喵喵喵?


对不起我是不是已经长考了一年!?

话题是怎么从一开始的“很好那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进展到这里的?

转折呢?

中间过度呢?

被你们吃了吗?!


然而这种时候的懵逼并不能阻止八神姬向她看过来。

黑晴子捏着扇骨,嘴角抽了抽,虚起了眼神:“我觉得他也没看上我。你知道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八神姬眼神变换了一下,脸色和善了不少,拍了拍黑晴子的肩膀:“我知道……”


旁边的八百比丘尼默默转头,肩膀小幅度抖了抖。


黑晴子:然而我并不想知道你们都脑补了什么谢谢……


短暂地温和之后,八神姬沉吟了片刻,眼角抽动了两下,哼了一声正要放什么狠话,却突然脸色一白,再次克制不住地低声咳嗽了起来。

按着脖子,八神姬边咳边骂了句:“蝶姬……贱人!”


黑晴子&八百比丘尼:“……”


这种时候呢,作为BOSS的手下,当然就得有眼色点,当做没看到头儿狼狈的模样了。

别过脸,两人惺惺相惜地眼神交流了一下。


八神姬捂着胸口喘了几声,捏着拳头,不甘地闷声道:“算了!酒吞童子跟大天狗还是我这里拖着……你们自己去加快行动速度吧!”


“好的。”

“哦。”

黑晴子与八百比丘尼有志一同地表示:没有一个上司杵在一边指手画脚什么地最棒了~!

*

离开木屋,顺道走了一段路一直到了一处岔道口,八百比丘尼笑吟吟地停步:“您打算去哪里呢?”


吃喝玩乐……不!

差点就回答了真心话的黑晴子跟着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意味深长——总之就是各种装的微笑:“大约我们不会同路。”


“也是。”对方轻笑了一声,转身前顿了顿,挂着同样的“神棍”笑容,柔声道,“请小心,您的前路,不知为何看起来一片混沌呢~”

这么说完,她沿着岔路左转离开了。


混沌啊……

后方捏着扇子的黑晴子,翻了个慢吞吞的白眼:不混沌就见鬼了,因为至今我还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后面该干什么呢╮(︶﹏︶)╭

挠了挠脸颊,她决定:还是跟那个倒霉鬼谈一谈吧~


*差不多理顺了——总之,最近就是主更[黑晴子]和[平安之刀]了,这样~可爱酱与时短君换地图了哟~

评论
热度(22)
© 韭黄—萌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