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黄—萌苏

我决定继续产粮了,干笑干笑

平安之刀4

*嘛,从可爱酱开始较为顺手点,试试手感吧(沉思)


4客人

嗯,稍微有点估计错误啊……

自认为自己身为女性,在记仇方面应当占据天然优势,可爱倒是没有料到,在她真正把记仇放在心里落在行动上之前,某把刀剑却是先展示了记仇的一面。


记仇什么呢?

大约记仇着:“不用了”与“我已经有刀了”这么两句话吧。

当然,该刀剑从没有承认过这一点。

仅仅是——

“叮叮”、“当当”连续不断的一阵交击声之后,占尽了“地利”优势的平安京本地付丧神鬼切,N度击退了异界付丧神鹤丸国永。

双方一致克制住了继续的动作,源氏的宝刀压制住了上翘的唇角,却不曾压制住熠熠生辉的眼眸,以及飞扬的音调:“啊呀,不好意思,我又赢了喔。”


“……”

可爱保持着可贵的缄默,嘴角的微笑简直可以解读为强颜欢笑——不,是啼笑皆非。

是是是,你赢了。

我知道了,你的确比鹤丸强。

居然拒绝了这样一把强大的宝刀我这个人真是没眼光啊……

心中轻飘飘地快速过了这么一溜的弹幕,可爱依旧点击了弹幕屏蔽,口中从不曾出口过一句示弱。


按理来说既然是以“肉身穿越”这样的方式来到了陌生的异世界,更肩负了寻人的使命,那么首先要做的当然就是尝试着融入当地的社会,以此来得到更多的信息。

若是能够借势,减短融入所需的时间,那可就真算是再好不过了。

作为“地主”之一,向鬼切服软示弱无疑是一种拉近关系的良策,正常来说可爱并不介意做这样一个选择,若是没有额外的干扰因素——


扯了扯面无表情收刀的白发付丧神的袖角,审神者之前无波的眼眸中跳出一抹无奈与担忧。

并不是担忧受伤什么地,对方虽然每日数次挑战,然而分寸一直把握地极好,从没有真正动了干戈。

审神者所无奈动容的缘由,大抵应当归类于——偏心,这样简简单单的分类呢。


人类偏心起来就是这样,目睹的一切与心中的理智都会被罩上一层过滤网扭曲掉。

可爱所能控制住自己的,也仅仅是客观正直地面对源氏的这位“客人”。

而换了自家的付丧神。

其实她明明该知道的,比如鹤丸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击到的性格,比如他的面无表情有七分是故意伪装来博取怜惜,再比如……

不偏心的审神者,绝对不会独独对自家的付丧神柔声宽慰一句:“辛苦你了。”


白衣白发的付丧神之前死板的金眸流动起璀璨的色泽,先前绷起的脸上更是瞬间便春风化冻,一笑醉人:“没有哦,鬼切君反而帮到我不少呢,真是太感谢了~!”

是的,对方简直就是个好队友神助攻。

不管是促进自家审神者放下对自己的僵硬态度,还是频繁切磋帮助自己适应这个异世界的灵力早日恢复战力,都是当之无愧的首功。

如果不嫌弃,鹤丸国永很想送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以资感谢。


当然,鬼切肯定会嫌弃地要死这是绝对的。

即使他不知道什么队友助攻首功之类,至少他视力良好,清清楚楚看得到切磋时感觉得到彼此都没真正放手的棘手“敌人”,一停手就一副“不甘落败”的“装模作样”——

“好队友”眼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两下,瞬间有种“其实败的是我”这样的想法浮现。

不不不,他可不是败者!

心里摇了摇头,发色为浅金的付丧神决定继续无视这一发现。

与我又无关啦。

这样随意想着,鬼切不经意地瞥了那边“主仆情深”的戏码一眼:没眼光的女人跟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手下败将而已……


既然是这样的评价,你每天数次上门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什么嘛……

宝刀迷茫了一会,觉得自己找到了正当的理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主仆情深”:“嗯,那个……审神者。”

鬼切下意识地微微抬高了下颌,好奇道:“怎么一直没有见到你另外一把刀?”

没错,他就是好奇,好奇而已。


鹤丸国永:虽然是个队友但是也挺没眼色……

细眉挑了挑,鹤丸国永表示:也很烦人啊。

全然忘记了自己先前还觉得对方是个功臣这件事了。


为什么一直没见那个家伙——

真·队友鹤丸国永一脸坦率正直:我忘了。


正在询问自家付丧神适应及恢复情况的可爱闻言倒是没有露出什么额外的情绪,依旧笑容温和,不见什么芥蒂:“可能还得等几天,之前受了点伤,灵力损耗也有点大。”


飞来一刀刺穿审神者肩膀——一刀

强势抽干审神者灵力提前化形——又一刀

鬼切嘴角抽动,默默地别开了眼神,匆匆告别:“……嗯,我想起有点事情,先告辞了。”


可爱目送对方远去,微微一笑。


不过客人走归走,自家还是有不少事情需要料理的。

毕竟她们也只是借住在那天认识的那位阴阳师家中一隅,同样也只是客人身份,太过麻烦主人家可不太好呢。

虽然已经联系了政府找了办法安置了时短的身体,省去了一桩大麻烦,但就像之前同鬼切说的那样,可爱的确有着灵力上的麻烦。

正常来说她其实早该恢复了,只不过刚好想要一举两得顺便适应这个世界的力量,这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更别说,另一把被带过来的太刀,是那个家伙——本丸痼疾,三日月宗近。


携带鹤丸是拗不住时短的再三要求与鹤丸也是一把平安刀更能熟悉适应这个世界。

而携带三日月,好吧,他也是一把平安刀,但更重要当然是:“净化”啊。

与找回褚夏向她寻求净化办法再回去慢慢实施比起来,当然是直接把问题源带来这个世界当面让专家看过更能彻底解决问题了。

况且留在本丸里,想想如果本丸里的刀剑们如果失误没能控制住,审神者又不在本丸——

嗯……


缓缓抽出对方的刀身,可爱半是安抚半是告诫:“再等等,很快了。”


太刀回以一道闪过刀身的白芒。


唇角弯了弯,可爱拾起了一旁的软布,一面擦拭,一面缓缓渗透入灵力,继续起了不曾断过的净化工作。

通常来说,即使效果大差不离,只要有时间,她也不介意认真做上一个小时。


鹤丸国永:所以说,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不过这一次,倒是生出了一些枝节。


手中的动作一顿,可爱抬起头,略带惊讶地望了不远处的主院一眼。

突然爆发了陌生的奇怪力量……

对于灵力细微差别非常敏感的审神者微微皱眉,神情多了份郑重:如果说阴阳师往日的灵力算作正,那么这股突然爆发的力量大概应当算作负,而且——

抬了抬掌中饱受黑化苦恼的太刀,可爱眉头深了些:都是让人不快的力量啊。

恶客吗?

可爱扬声叫道:“鹤丸。”

提刀而出的审神者随意地揉了揉肩头,心中已有了大致的成算,无论现实虚拟都够得上身经百战的少女对着自家付丧神轻轻一笑:“我们去看看。”

比如找机会付个房租?



评论
热度(9)
© 韭黄—萌苏 | Powered by LOFTER